当前位置:威尼斯网上娱乐场>彩票查询>正文

幸福彩票网址|均胜电子多项财务数据存疑 商誉占净资产近五成

2020-01-11 17:34:25 来源:威尼斯网上娱乐场

幸福彩票网址|均胜电子多项财务数据存疑 商誉占净资产近五成

幸福彩票网址,证券市场红周刊

本刊实习记者 周月明

“并购狂人”均胜电子不断并购扩展,在营收大幅增长的同时,归母净利润却表现平平,而与此同时,不断并购带来的高商誉业已成为企业未来的发展的隐性地雷。更为重要的是,近年来,公司的财务数据也存在诸多的隐患,甚至不排除有财务造假的嫌疑。

近两个月,随着一系列回购新政的出炉,A股上市公司的回购情况受到众多投资者的关注。在三家实施回购金额超过10亿元的上市公司中,就包括了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均胜电子。

今年5月3日,均胜电子发布了回购预案,称本次回购股份资金总额不低于18亿元,不超过22亿元,回购期限为自5月2日后不超过六个月。截至11月8日,公司已支付回购金额16.07亿元,占总股本6.67%。至回购期限结束,公司虽未支付够当初预案公布的最低额度18亿元,但也相对接近,此外,公司董事长5月7日还宣布增持2.4亿元。可惜的是,一系列回购和增持举措却没有提振股价表现,至11月8日,股价仍下跌14%。

均胜电子是于2012年3月借壳上市的,上市以来,一直依靠不断“买买买”发展壮大,先后并购了德国普瑞、IMA、Quin、百利得(美国KSS)、TechniSat DigitalGmbHDaun(德国TS道恩)、EVAVA以及日本高田等公司,用于并购的花费超过200亿元。从近几年公司营收表现来看,因不断并购,营收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2016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分别达到185.52亿元、266.06亿元和394.21亿元,同比增长129.54%、43.41%和103.08%。然而,就在其营收持续大幅增长的同时,归母净利润却没有那么“好看”,2016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分别实现4.54亿元、3.96亿元和10.58亿元,同比增长13.46%、-12.75%和19.28%。

为何营收增长迅速而归母净利润表现却平平呢?如此的增收不增利又是什么原因所致?《红周刊》记者在深入分析均胜电子近几年财报后发现,该公司多年来的营收、采购、存货等方面数据均存在一定异常,而这些异常或是导致企业增收不增利的根本原因。

可疑的存货数据

均胜电子在2016年、2017年财报中披露了主要产品产销量、存货、成本等诸多财务数据,《红周刊》记者经过仔细核算后发现,其存货、成本等财务数据均存在不小的疑点,直指该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财报披露,均胜电子主要产品为智能汽车电子相关产品(包括人机交互产品、车载互联系统、汽车安全系统、电子功能件及总成)以及新能源汽车电子产品,收入占公司2016年、2017年营业总收入(185.52亿元和266.06亿元)的94.38%和96.90%,如此说明在该公司的库存商品之中,应该以上述几类产品为主,而其他类库存商品不会太大。

从产销量数据来看,2017年智能汽车电子产品和新能源汽车电子产品的产量大部分是大于销量的,这意味着公司当年有部分未销售出去的产品会计入存货中,导致存货金额有所增加。将各项产品主营业务成本除以各项产品销量,可得到各项产品的单位成本,再将各项产品的单位成本与产销量差相乘,可得出各项产品每年增加或消耗掉的库存金额。因此,综合2017年各项产品新增减库存金额相加减后,核算出的结果为库存商品新增了26.18亿元,然而奇怪的是,通过2017年和2016年存货账面价值(2017年为37.88亿元,2016年为30.03亿元)得出的2017年所有存货新增金额却仅为7.85亿元,显然,通过细分产品产销结果得出的库存增加额要比实际库存少了18.33亿元。而即便是其他产品销量比产量大,消耗了上期库存,但若考虑到其占比较低的原因,金额应该是相对有限的,如果非说营收规模占比仅3%至5%的非主营产品能够消耗掉18.33亿元2016年的库存(占30.03亿元的61.06%),这显然是不科学的。由此来看,2017年主要产品的产销数据与库存数据真实性是可疑的。

同样的方法去核算2016年库存数据,可以看到2016年通过细分产品产销结果得出的库存增加额约为11.01亿元,而通过2016年、2015年存货账面价值30.03亿元和11.67亿元核算出的2016年所有存货实际新增金额为18.36亿元,两者之间也相差了7.35亿元,这意味着,营收规模占比仅3%至5%的非主营产品需要新增7.35亿元左右的库存(即2016年总库存的24.47%)。可问题在于,既然非主营产品营收规模那么小,公司又为何还要大力气去生产形成库存呢?显然这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

此外,若是根据其采购及消耗数据核算,依可证明出2017年的存货数据是不合理的。

均胜电子2016年、2017年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00362.54万元和378770.15万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达到16%、24.9%。在存货金额大幅增长的同时,其占流动资产比例也在迅速增大,如此变化给均胜电子资产的流动性带来一定压力。与此同时,从公司存货周转率数据变化来看,其2016年、2017年分别为7.22次、6.55次,出现了较快速度的下降,这种下降的变化说明企业的库存商品出现了滞销。

2017年,均胜电子向其前五名供应商采购了290300万元,占采购总额的13%,由此可合理推算出这一年的采购总额达到了2233076.92万元。根据财务的一般规则,采购总额除了需要结转到营业成本的部分,余下未结转的则会留存在存货中,导致存货规模增加。而均胜电子存货在2017年快速增长则意味着公司当年的采购有较大一部分因未能结转为营业成本而留在了存货之中(见表2)。

据财务报表,均胜电子2017年营业成本中原材料金额为1638392.93万元,和当期采购总额2233076.92万元对比,理论上将有594683.99万元未结转的采购需要体现为存货新增中。但事实上,2017年存货中的原材料部分仅比2016年相同项多了52805.1万元,相比理论上原材料新增额差了541878.89万元。

在存货项目中,除了原材料这一项之外,在产品、产成品、发出商品、自制半成品及委托加工物资项也均有一定原材料成本的,但是即使我们不考虑这些产品原材料成本问题,其现有2017年年末存货账面所有金额也只有378770.15万元,已经比前述差值少了16.31亿元,而若考虑产品中原材料金额,则相差更为明显。

这样看来,不论是从产量和销量的角度核算,还是采购、消耗角度核算,均胜电子所披露数据从财务勾稽关系看,均存在异常,这实在让人对其披露数据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除了产销数据存疑之外,均胜电子的营收数据也较为异常。从公司前几年财报数据来看,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达到了1855240.92万元和2660560.03万元,其中,国内营收分别为582609.13万元和913816.44万元,考虑国内营收增值税(17%税率)因素的影响,其含税金额大约分别为1954284.472万元和2815908.825万元。

均胜电子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这两年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986598.98万元和2936646.17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2016年、2017年公司新增预收款分别为3653.75万元、-2362.56万元,则与这两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分别达到了1982945.23万元和2939008.73万元。将这两年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勾稽,则收到的现金比含税营收分别多出了28660.76万元和123099.91万元,理论上这将会导致这两年的负债有所减少,即这两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减少28660.76万元和123099.91万元(见表3)。

然而,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均胜电子2016年和2017年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分别合计分别为521161.4万元和488938.28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分别增加了398257.37万元和-32223.12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该减少的28660.76万元和123099.91万元金额明显不符,分别相差了426918.13万元和-90876.79万元,如此结果意味着2016年有42.69亿元的现金支出不知去向,而2017年则有90876.79万元债务莫名减少的情况。上市公司虽然在财报中表示,公司有一定的票据背书转让,但金额却相对有限。总的来看,如此巨大金额数据差额,从信披角度看,公司还是需要在财报中披露清楚的,否则这将是一笔糊涂账。

采购数据不合理

除了上述存货和营收方面数据出现异常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均胜电子2016年、2017年的采购方面数据同样是存在异常的,尤其是2017年异常较为明显。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均胜电子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136600万元和290300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9%和13%,由此可推算出这两年的采购总额分别为1775800万元和2612700万元,考虑到17%增值税率的影响,其含税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1775800万元和2612700万元(见表4)。

在2016年、2017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448432.01万元和2111756.9万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23221.64万元和-12004.47万元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1425210.37万元和2123761.37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与现金支出勾稽,现金支出少了350589.63万元和488938.63万元,理论上,这将会导致2016年和2017年债务有相应金额增加。

可事实上,这两年的债务确实是有所增加,但2016年应付款项仅新增了330012万元,而2017年也仅新增了84659.52万元,分别相比理论新增债务少了20576.97万元和404279.11万元。那么,如此巨大的无数据支撑的债务减少又是什么原因所致的呢?而这也就需要上市公司去解释了。

折价转让股权为哪般?

近年来,均胜电子一直依靠“买买买”快速成长,但不断并购也导致公司商誉高企。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账面商誉金额高达82.15亿元,约占公司净资产的47.6%,是当期归母净利润的7.76倍。

从公司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商誉的大增时间主要发生在2016年,当年商誉高达74.68亿元,而2015年时仅为3.04亿元,同比大增2354%。查询财报可以看到,在2016年4月29日时,均胜电子分别以现金14.40亿元、1.02亿元收购了TechniSat Digital GmbH100%股权、EVANA Automation100%股权;于6月2日又以现金60.91亿元收购了KSS Holdings Inc.100%股权。三项交易合计耗资了76.33亿元,使得上市公司当年新增商誉达68.39亿元。

除了此前的高溢价并购,上市公司还在2018年4月以15.88亿美元并购了陷入产品安全问题而申请破产保护的老牌汽车安全系统制造商日本高田公司,此举也使得上市公司2018年上半年商誉同比增长了9.15%。就在均胜电子完成对高田公司收购后,其将此次花费60.91亿元收购的美国KSS与高田公司进行了资产整合,成立了均胜安全系统有限公司,从这点来看,新成立的公司应该是公司的核心资产之一。然而,就在其完成对高田的收购仅仅两个多月,均胜电子又于6月30日发布公告称,以5.5亿美元出售均胜安全30.78%股权,以此价格推算,均胜安全当时总估值约为17.8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3.87亿元。这就让人奇怪了,此前收购KSS与高田的收购价格之和合计已经高达171亿元了,而此次以5.5亿美元出售均胜安全30.78%股权,估值却仅有123.87亿元,就估值变化看,合并后的均胜安全资产估值明显低于前期对两家公司的收购价之和,如此行为是否表明此次股权出售是打折出售呢?进而又是否意味着上市公司此前高溢价收购已经出现大额减产减值呢?而对此,公司并未在相关公告中予以明确解释,如此举措,不排除有信披违规之嫌。

上一篇: 25岁浙江男篮旧将登陆NBL,曾助球队击败辽宁,获王仕鹏称赞
下一篇: 五大上市险企1月保费:4440亿同比升13% 国寿增速领跑